【李妲娜老师】我们为什么进行器乐教学(新解)-mile体育

mile体育



微信服务号

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李妲娜老师】我们为什么进行器乐教学(新解)

【李妲娜老师】我们为什么进行器乐教学(新解)

发布时间:2021-08-19

(转载本网新闻 请注明出处!)

7月16日,“2021 国民音乐教育大会”在天津隆重开幕。大会秉承“音乐让生活更美好”的宗旨,围绕音乐教育核心,与来自全国各地的音乐艺术教育工作者共同讨论,当今音乐教育全产业链所面临的形势、 问题,切入热点和痛点,以推进音乐教育服务平台和内容体系建设。

李妲娜老师受邀在大会开幕式上做了名为《我们为什么进行器乐教学新解》的主题演讲,为照顾到未参加本次会议的老师们,李妲娜老师特地委托金娃娃教育中心将本次演讲的内容放在公众号中,以供大家思考与体会。

以下为李妲娜老师在开幕式上的主题演讲全文:

我们为什么进行器乐教学新解
首先感谢mile体育 这么多年来对于国家的学校音乐教育的关怀,主办了这么多次的国民音乐教育大会。为推进我们国家的音乐教育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几个主办单位中,我特别要感谢天津市教育局对于这次大会的积极支持。也感谢大会给我这样一个宝贵的发言时间。因为发言时间有限,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我今天发言的主题是,《我们为什么要学乐器?》这不是一个高大上的主题,我只想从这样一个接地气的视角来谈。

我们国家100年多年来,千千万万的前辈们为了振兴中华,艰苦探寻、奋斗。建党一百年周年纪念见证了先烈和亿万同胞们在探寻之路上的丰功伟业。在音乐教育界,我们也不能忘记这些前辈们:蔡元培,肖友梅、李淑同、黄自、聂耳、冼星海、呂骥、贺绿汀、缪天瑞等老前辈们。

振兴中华是百年音乐教育前辈们的奋斗目标。一百多年前,我们称之为的“学堂乐歌”时代,在我们上个世纪的头50年中,大量歌曲的产生、传唱在我们的国民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包括解放后这几十年新中国建设中的风风雨雨中,歌唱都作出了特殊贡献。《东方红》大歌舞和这次百年庆典《伟大征程》就是历史的记载。

正如习主席说的,这只是一个起步,在振兴中华这个大业上。我们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现在回到我们自己的行当,我们现在的学校音乐教育取得的辉煌进步,无论师资队伍、教学环境与设置,教材建设、政策法规等等完全换了天地,特别是一些大城市,时间的原因也不列举了。

从全国看音乐课堂现状
纵观我们国家现在的中小学音乐教育,我感觉100年了,我们基本上没有摆脱100年前我们学堂乐歌的那样一个模式:视谱乐理,歌唱、音乐欣赏这三大件。这是我们的先辈们当时为了振兴中华,向西方学习的一个重要内容。这与当时的国情有关。

歌唱教学—西方音乐教育的传统
西方在他300年左右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他们的学校音乐教学的一个传统,从欧美音乐教育历史可以看到,基本是歌唱为中心。无论歌唱学校或者进课堂的音乐课,这是起源于西方的宗教的需要,延续了数百年的历史,那时他们认为器乐这是俗乐,是不属于宗教系统的,是不允许在教会里头出现的。
随着西方它在工业文明、自然科学的发展,对于音乐教育也有改进,比如加进了视唱练耳、乐理体系、欣赏等等。有很多新发展。直到十九世纪末,这是西方的文化传统。

三大音乐教育体系的产生
西方在这三百年的发展,包括殖民扩张,也带来新的社会矛盾。这时的哲学、心理学、民族音乐学、人类学等人文社会学科及文化的不断发展。到20世纪即1900前后,他们经历的艺术与教育的一个巨大变革,带来了艺术教育的变革。艺术上出现了邓肯、拉班、康定斯基、勋伯格等等这样一批传统艺术的叛逆者,也摧生了音乐教育新的变革。
比如我们常说的世界著名的三大教育体系,达尔克罗兹、柯达伊、奥尔夫都产生于20世纪前后那二三十年间。

1895达尔克罗兹问世,把动作带进到音乐教育。在这个同期像英国的体操教育、到拉班的动作分析,到21世纪的动作教育、具身哲学在动作教育方面都发生了巨变。

20世纪初的柯达伊,他的歌唱教学,从方法上可能继承了两三百年西方的歌唱教法:科尔文手势、首调唱名法、节奏读法等等。但他的音乐教育体系是从匈牙利当时的国情出发,以歌唱为主的音乐教育,根本的核心是从本土出发:从五声音阶、音程、音列、到多声编配方法可以看到,他不是从西方传统的和声体系产生的歌唱,而是从本民族的音乐产生的多声歌唱,虽然在他的高年级歌唱里,照样要学习西方那些传统的古典音乐的和声性的歌唱。

1924年产生的原本的艺术教育——后来被称为奧尔夫教育:Orrf-Schulwerk。近百年了,对奥尔夫Schulwerk百人有百种解释。我今天不讲奥尔夫Schulwerk。只谈我体会的它对世界音乐教育的贡献。

一是发展了音乐与动作、语言教育结合的综合艺术教育。
二是成功地将乐器引进到音乐教育之中。

将乐器引进到学校音乐教育〔“儿童的音乐和非专业的音乐”〕,这点,我认为是他对世界艺术教育体系的一个重大贡献。关键是他的出发点是受当时的人类学,也就是民族音乐学的影响,可以说是在突破传统的西方音乐教育体系上,探索全新的一种原本的艺术教育理念时创造的内容与手段。〔参考奥尔夫《论儿童的音乐和非专业的音乐》1932年〕
关于乐器与器乐教学这个课题出多少本书恐怕也谈不完,我今天只想就谈一下我个人的认识。

我们为什么要学习乐器?特别是打击乐器?
可以说西方的早期器乐的发展包括键盘乐器、弦乐器、管乐器、除了英国的‘风笛’。基本是发源于中东,并从中东传过去的。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即在西方国家,欧洲、甚至包括俄罗斯他们的民族民间音乐中,都几乎没有打击乐器,除了原住民,打击乐器真正进入交响乐也就二百多年。
而敲击乐器进入学校教育始于奥尔夫。他曾说“我内心深处的念头,不想去训练他们演奏高度发达的艺术乐器,我心目中的最佳选择,是原始性质的节奏乐器,规避高深,容易上手。”这当然跟奥尔夫接受了民族音乐学、音乐人类学影响紧密关联。

《中国拥有全世界最丰富的乐器资源》,但反过来看我们中国。无论是8000年前出土的骨笛。还是三至五千年前出土的大量的乐器:陶鼓、埙、铜鼓、编钟、编罄、各类鼓、琴、瑟…。更不要说民族民间艺术中大量的打击乐器品种和乐种。从古至今广阔辽源大地上可以说我们中国的民族器乐拥有全世界最丰富的资源。
我们故宫就有一千多年前的古琴收藏!为什么我们的民族,那么早就有那么多的乐器?
乐器的产生应用,源于人类发展自身,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它是原本的,乐器也是人类使用工具的成为“人类”标志的重要产物。
第一,人类从站立起来之后,当他们的双手开始使用工具 ,这是我们从动物到人类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乐器的原始作用》“乐器”的使用在更原始的状态,实际有很多的作用,比如:祭祀、仪式、劳作、战争、甚至求爱……所以在我们古代或者甚至别的很多非西方国家,他们关于“音乐”(乐器)这个概念就跟西方完完全全不同。作为“艺”的乐器。
第二,我们说艺术是人类相互进行沟通交流的重要手段,也是人类抒发情感、表达情感的重要载体。动作、表情、嗓音、器皿、绘画…就是最古老最原本的艺术形态。华夏民族在几千年中用智慧和双手创造的乐器,展现了我们骄人灿烂的文化。
从考古发现讲,我们有些乐器的产生还早于我们文字的产生。有许多少数民族,他们并没有文字,但是他们已经有大量的“乐器”。这就标志着乐器的产生应用,它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是人类文明的发展、是一种文化,它是原本的。
下面我还想从我们中国传统文化发展的历史来讲器乐教学的重要性。

甲骨文中的”乐“,中国关于音乐最古老的文字记載之一是这个“樂”字,在甲骨文中,,周代就有记載的。最早它并不是形容我们作为乐器的乐,而是与果实收获有关。这已经就把乐器和人类的生活紧密联系起来。

“乐”字的不同写法,樂:“声音”之所由生也,为五声(宫商角徵羽)、八音(絲竹金石鞄土革木)之总名。钟鼓管弦,乐之器也。这八音全是乐器,而其同字另一字意是快乐的“乐”字。说明古代的这个字深涵的人文意味!音乐亦是情感!这是关于中国文化传统特点最经典的概括,延绵数千年。

民族乐器的学习承载着深厚中华文化传承的意义。在我们自己民族的乐器教学中,这不仅是学一个“专长”、会演奏一个乐器的问题。它是一种文化的教育。比如中国的“鼓”字甲骨文中就有。

甲骨文”鼓“字,它只不是一个乐器。在我们的神话传说中有之,在我们的语文中几百个带有鼓字的词和成语。

在历史中、在我们的生活中。它可以说是深入我们民族骨髓的一个字,而这个字里所隐含的中国文化里的内容和精神,那就太丰富、太深刻、太给力了!这个鼓类乐器我们民族民间音乐里有多少丰富的资源?而它却是一个最“规避高深 ,容易上手”的一个乐器。跟动作,舞蹈、美术所有的其他艺术门类都相关,还是音乐治疗的重要手段之一。
下面是一段2018上海国民音教会上我做的“鼓乐—〈十面埋伏〉”视频,就这一个课例我这几十年就上了非常多的有关文化与历史的内容。鼓不夠有纸箱、有椅子,没有“槌”用手一样可以参与。但是学员们一直在“打”。

中国民间文化中的“吹拉弹唱,这是民间关于“樂”的形式,当然还有“打”。
然而在我们的音乐教育中,特別是作为学校课堂上只剩下“唱”了!看看音乐教育基本功大赛、各级各类优秀课展示中,我们的基本模式是什么?

乐器教学源于神经科学的依据,特别是80年代以来,飞速发展的神经科学告诉我们。人类的大脑,在刚出生时,它还没有完全长完或者成熟,要依靠外界环境的刺激,逐渐成熟,这就是“成长”。

最早大脑开发就是他的感官神经系统和运动神经系统。这些脑神经元的打开它是有序的。感官系统和动作的某些初级发展区,在胎儿阶段就我们进行音乐教育的基础。而这个系统随着年龄的增长到十二三岁,它开始衰退,到了十七八岁,这个听力的敏锐度和听觉记忆力只剩下他出生时期的30%,所以我们说成人都靠看才记得住。

 “动作神经系统”发展受到新关注
第二个是运动神精也是人类最早发育的神经系统,“动是生命力 的象征”,人类婴幼儿出生后的动作发育是他成长的标示:也是我们原本的艺术教育的依据。在这阶段不是为了学习什么技能知识,而是为了他的健康发育成长。早期人类的大脑的运动神经系统,促进了他的动作的发育,同时反过来动作的发展,又刺激了他大脑的发育。
人类出生时的脑体积只有成人的25%,他们要经历各种感官刺 激和努力学习,大脑一直到二十岁左右才基本成熟。其中“动作的发展与教育”己受到人们特殊的关注,不仅是“认知的基础”,更关系生命、生活的质量。进入21世纪以来,“动作教育”成为新世纪教育的一个新焦点。

这些感官神经系统和运动神经系统发展是有个关键期,并且是“用进废退”的。我们常听一些人说,我没有艺术细胞,或者没有音乐细胞,不是他们没有,这本来是他们就有的本能,但是由于在他成长的过程中没有被开发,这些本能、潜能,就随着这个“用尽废退“的规律就消失了,或减弱了。

当半岁左右开始抓握东西,小型的打击乐器就是他们的敲敲打打玩具。甚至任何带响的器物都是他们“探索创造的‘乐器’—获取快乐的工具!” 不但探索了声音,也发展了肢体动作。这里的“教学”,不属“专业”,有厂商关注,却少有教育界关注。

器乐学习是抑制神经训练早期的重要手段
4岁以后他们开始出现一种两侧不同的的独立运动方式。抑制神经网络的建立,抑制两个半球之间较强的信息交流。比如单独一根手指的动作,他需要对其他邻近手指的倾向进行抑制,在神经系统的成熟过程中,抑制一直是一个普遍规律,成年脑中的大约90%的突出链接是属于抑制型的。可以说所有乐器的练习即是动作,特别是精细与复杂动作的新开发,更是一种抑制神经的训练。

幼儿教育中的歌唱与器乐教学中,在学龄前的艺术教育中我为何强调器乐教学,而不是传统的歌唱教学?
关于幼儿音乐教育中歌唱教学有两个问题:
第一 是幼儿的声带是要在6岁以后才能够成熟,所以在6岁以前他唱不准音不是他的音乐能力问题,而是他的生理原因。
第二 相比音乐活动中的节奏、音量的学习,最难的就是音准问题,因为这个是受文化中的律制的影响。我们说幼儿的音乐能力从节奏和听力方面讲,可能带有本能的因素。但音准就是文化传统与社会环境的学习体验问题,这是需要一定时日环境的经验积累。
我不是反对歌唱教学,而且必须要“唱”,但歌唱教学不应是幼儿阶段艺术教育的中心甚至唯一。反而动作与器乐教学应要加强,并从最简单的打击乐器进入。

四岁到十二、三岁,这恐怕是人类以手为主的精细动作,小肌肉动作发展的最佳期,是更多的复杂动作的基础。所以也是这类学习乐器的最佳时期。
表演专业大师们也是这个年龄开始起步的。

右图为二胡世家陈耀星祖孙三代,左图右为陈军儿时
然而幼儿园、小学教室里只有唱歌!
这就是我强调作为艺术教育开端的一个重要领域,就是器乐教学。
以上我就补充了一点从神经科学的角度来讲,为什么器乐教学的重要性。

小学高年级至初中音乐课堂面临的尴尬是,大多数男孩面临变声期,他们不是不喜欢音乐,但是他们唱歌实在不能如心所愿,所以对于这个年龄的青少年的音乐课内容,在国外都是一个很大的难题。1989年我在西柏林考察音乐教育的时候,他们的中学老师就告诉我,孩子们最喜欢的是打击乐,因为它规避高深,容易上手,节奏与声响带来的动感,容易获得快感满足,这可能与他们这个年龄心理特点有关,当然也包括玩其他乐器。
高师课程有这个内容吗?要会从白丁教起,还要会为孩子们创编适于他们掌握和表演的教材、乐曲。
在西方音乐教育发展中,也不是说他们没有对器乐进课堂进行过任何实验,特别是英国在这方面曾经在20世纪初做过大量的试验,各种乐器键盘、小提琴等等进学校、进课堂的实验…

从高中起到大学,什么叫‘高素质’的美育或者叫艺术教育?
说实话。随着年龄的成长到青春期,孩子们在学校发展他们的智育,德育,他们在其中知识的增长,控制自己的能力也在增长,越来越理性,标示他们的“成熟”。但感知感觉的敏锐,动作的协调能力都远远不如孩童少年时期,这种理性的发展,有时反而去约束了他们在情感上的释放和沟通交流能力,甚至想象力创造力都受到很大的制约。在许多人心目中想象的那种艺术教育的‘高素质’是指技能还是他们的知识?尤其不能把作为专长的表演能力作为‘高素质’的标志。所以有时我称这个阶段是感性为主的“美育”的补课阶段。
之后漫长的人生,从毕业后,到退休的时候,突然发现:他们除了学习工作外,不会退休,不会生活。这是大部分人的写照。我们在讲生态平衡,但是我们会发现这时的人自身的感性和理性的平衡已经丢失了。我们在清华两个学期的创造性艺术活动课程实践,他们写的小结其中一篇题目就叫“人性的解放”。这是大多数高校学生他们希望的美育,而不是所谓的高素质美育:知识技能表演。
所以器乐教学需改变教学的理念和方法。
器乐教学包括乐器和器乐的教学,价值实在太大了。当然奏、玩〔play〕再怎么強调也不为过,器乐教学方法无论中国还是国外,无论是校内校外,方法很多,且己发生很大变化,相信在后面的几天会中我们可以看到发生的变化。

器乐教学的当务之急是高师高校师资培养的课程改革,但是作为器乐教学师资培养的主阵地:高校、高师中对于器乐教学方法,特别是入门教学和集体课教学严重缺失。
除教法外还有一个创编问题。没有一个学校,没有一个班级,对于器乐的爱好和掌握会只有一种乐器、一个水平,学会为器乐教学进行创编、改编是音乐教育专业〔甚至包括专业器乐教师〕的必修课。但是更大的问题是作为我们自己传统文化部分的器乐教学的严重缺失。

我的建议是在高校、高师每人应选修一样中国民族乐器,并且要会入门教学和创编。这就要求高校专业的民族器乐教师不是只会一种民族器乐,而且只会照谱演奏,其他创编什么都不会!更不用说学会教法。
关于器乐教学绝不是这个短短的几十分钟能够讲清楚的。
如果各位回去愿意,哪怕是拿一双筷子敲敲桌子,敲敲杯子、碗也就算我今天这个发言的成功。(金娃娃教育)

杂志期刊

2021年第8期

防伪码查询
品牌查询
钢琴调律师
提琴制作师
个人会员(特约)